言言说历史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言言说历史网 » 佛学

毓斌文学(17)校友风采之王柏霜先生


YUBIN  WENXUESHE

       放飞文学梦想,绽放创作激情。创造良好的校园文学氛围,为学生提供全面发展的园地,培养成员文学特长。

ren

wu

ming

pian


王柏霜,福建永春人,1979年9月--1982年7月就读于永春三中高中部,厦门大学中文系毕业,反克诗派创始成员,现居福州。八十年代开始写诗,大学期间曾任《采贝》诗社主编;曾在国家级军队广播电台任编辑、记者。在《诗选刊》《中国诗歌》《诗歌月刊》《作品》《福建文学》等刊物发表诗歌和散文;作品收入《南风——抒情诗、朦胧诗选》(鹭江出版社)、《等待中的雨景——当代青年爱情诗选》(中国友谊出版公司)、《采贝——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大学生诗辑》(九州出版社)、《诗歌榕城》(海峡文艺出版社)等。诗集《不雨之秋》于200511月香港中国理想出版社出版;诗集《无所不在》201111月作家出版社;诗集《你的身体是一座仙境》于20156月香港中国理想出版社出版;散文随笔集《影子的盛宴》于20191月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

王柏霜诗歌五首

01


像雄骨兰一样生活

阳光使天地宽阔。面对一盆雄骨兰你说

一定要像雄骨兰一样的生活。你喜欢

是因为,它带有雄性标志的字眼

 

兰如舌,生香,柔软。日子总是坚硬

如铁。你过去一直迈着碎步

紧赶慢赶总是迟人一步。在不可驾驭

的邂逅里,你错误地视时间为花。你

在一个又一个暗香涌动的潮汐里学会泅游

你渴望雄骨兰花开满你的手掌,幽香暗长

 

你扶起雄骨兰修长如剑的叶片,它是如此

温柔,雌性的,母性的。你回忆起被遗弃的时刻

无言里流逝,是像无尽的黎明里奔跑的忧伤


02


我有止不住的河流

 

我有止不住的河流。彼岸

在彼端观望我的肉体是否可餐

是否在腐烂

路上的事业遇到绊脚石头,令趾头出血

血流一地成为胎记

 

另一些时刻,我坐在屏风背后

听到风声在琴弦上停留

我的河流里泊过的船都杳无踪影

我希望日不落

 

我用仙人掌的刺止住一条流沙河

却不能用仙人掌的刺

挑出扎在我肉体中的刺

它们在我体内扎得很深并将很快长在一起

03


逆向而生

梦到花一丛丛盛开。似锦状

似荼靡状。似红粉状。窗花贴上年华

边缘。有苦乐。甚至徒劳,无功而返

此状态,我想称之为时间错位

 

错在那些杜鹃早开了半月。但

不怪杜鹃。错在二月的炎夏——

它是假象,引诱出了时序未到的蝶

但仍然不怪蜂与蝶

 

就怪我从黎明中睁开的眼

它看过太多的浑沌,以至于不知

花非花。蝶非蝶

但我仍旧歌颂黎明。这新的一天

很快就像一点点被吞噬的花

 

即使它不腐烂于途,它的结局

我早已了然于胸,如我梦到的都不是

真实的。这一天的尽头

我关了灯,坐在枯木筑就的亭子间

周围乱虫飞舞。万物逆向而生

04


观雪图

 

在凋萎的冬季,我眼见一场酝酿中的雪

消融于黑暗升起的温度

一只白鹭掠过,结冰的湖水裂开

犹如那个女人掀开了她藕色的旗袍

月亮比深渊更加苍白

 

我看到纸上的雪却如二十年前一样

黄昏时应该有一场真正的雪下在发际线之下

眼前似雾似霾

众事物有些分不清层次,分明有另外的硬伤

从内部析出

 

我离最近的雪隔着雪峰

我要上山去摘取犯错的牡丹开在三月的花蕊

它们集合在红色的宫柳周围

像一场守不住球门的比赛

让一场风无孔不入地吹走堆积经年的雪

 

更多的雪在远方。包括腊梅孕育着血色黄昏

我见到被阳光催开的樱花

鸟儿像踩雪一样跳在十字枝头

它们啃食着雪花一样的花芯,比时间贪婪

 

05


秋风丰满,我则沧桑

 

秋风像涨潮的水丰满起来

暗夜也跟着厚重。那些睡不着的觉

越发漫长与沉重。我是这个世界

的失眠者之一,黑暗中的无头苍蝇

之一,一直没睡的花朵之一

若是秋风还瘦,我从丰腴的夏天

取来的光和热,足够我滋补一季

而现在她越发丰满,再锋利的剪刀

也裁剪不出风或云的形状

那些执意在深夜垂钓的人

是对这个秋天有耐心的人

在这个带有远古味道的季节,谁

愿意日渐消瘦,去换这个秋天的丰满

她如果丰满,像个空壳

我则沧桑,像成精千年的花前之月

投稿邮箱:779279365@qq.com

责编:罗蘅

咨询电话:13559045520(微信同号)

主办:语文组‖团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