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言说历史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言言说历史网 » 求婚

明星在装文化人之前还是先弄清楚这两件事的区别吧!

大家晚上好呀~


美商提高!氧叔又又又有话说啦~前段时间关于张爱玲语录的微博热瓜,大家还记得吗?各种欢天喜地的较量之后,还掀起了大家关于阅读感受分享的讨论。但氧叔认为自由的输出阅读感受完全是可行的,但输出至少是在阅读过原著之后,让抒发的情感和文字有载体也是非常必要。




其实在这件事之前,娱乐圈就经常性的爆发这种“文化”尴尬。比如演员说自己在拍戏时为了更了解角色,从而表演的更加专业,居然每天睡前阅读诺贝尔数学奖文章?(没有这个奖)如果是真的,那真的很厉害了,毕竟要认真磕学术书籍和期刊真的还是很烧脑。《恋爱先生》里辛芷蕾挺美的哈。




前方关于明星的真实文化修养猜疑还没完,这边氧叔又看见有人说张爱玲的三观啦。有人觉得张爱玲的爱情故事写的太无趣、有人则认为故事里面人物的三观太震撼?顺便牵扯到已经在微博上被鞭笞了好久的琼瑶阿姨的三观、《包法利夫人》的三观,再到知名电影的三观。以下是对《包法利夫人》的书评,以及知乎上对《泰坦尼克号》的影评(大概就说就是个出轨戏码)


(书评上升到鄙视链顶端)



从作品的内容上升到作者的人格操守讨论,再通过现代社会的道德标准给古今文艺作品内的人物贴上道德标签,更有甚者将电视剧里演员所表演的人物与演员本人联系,将对角色的愤怒发泄到现实演员身上。《兰陵王》翟天临的昏君,毛林林的妖妃,当时被骂得超刚的翟天临也说自己不演坏角色。但剧里这段感情刻画,氧叔都给看哭了。




其实很多人知道这样的行为不太妥当,能忍住去批判演戏的演员,但很多人很难忍下去批判文艺作品的冲动。首先氧叔表明一下观点,即在文艺作品中寻找所谓“三观”,或者用“三观的标准”去作为评判文艺作品的戒尺,是最无聊的事。为什么这样说呢?这样说的依据在哪里嘞?这里我们引入一个理论,克罗齐的美学理论“美感人格与伦理人格”。




介绍这个理论之前,氧叔先为大家讲一下什么是人格,人格也称个性,这个概念源于希腊语Persona,原来主要是指演员在舞台上戴的面具,类似于中国京剧中的脸谱,后来心理学借用这个术语用来说明:在人生的大舞台上,人也会根据社会角色的不同来换面具,这些面具就是人格的外在表现。


(白天鹅与黑天鹅)



面具后面还有一个实实在在的真我,即真实的自我,它可能和外在的面具截然不同。人格不是固定的,而是个人根据情况调整改变的,所以说一个人有很多种人格也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比如一些明星哦,她们很圈粉被人喜欢的点在于“反差萌”,换个说法就是多样人格的体现。刘亦菲仙气淡漠,但私下里又很可爱搞怪,把自己穿的花里胡哨。




吴亦凡,长着一张很帅气的脸,头身比也极好,天生的衣架子。刚回国那会儿就很高冷,结果综艺之后大家发现他有点傻气,再到自己喜欢的音乐领域,又很认真执着。




胡歌,在氧很远古的记忆里,他是那种有点痞气的江湖俊少年,偶尔当当大侠的感觉。后来发现,他也能阴郁,羸弱、镇定、诡计多端。关于人格的塑造,好的演员也许更明白关窍。




许晴,之前因为“公主病”被骂了好久,被嘲连订机票都不会,或许她们真的就是没自己干过所以不会。她有纯情小女孩的一面、也有风情姨太太的一面、更有飒飒英气的一面。后来大家也慢慢见识到了她的魅力,相对于哪些稳着一个“人格”的明星,这些有变化有不同的明星才像一个完完整整的人吧。但是当他人的梦之对象,真的需要是个完整的人吗?这点我们以后再讨论。

 



那么克罗齐的美学理论“美感人格与伦理人格”又是什么嘞?他认为从现实中窥见的人格是“伦理人格”,也就是说与社会道德挂钩的就是“伦理人格”,其中包括我们认为的三观,道德体现,形式准则。欣赏艺术,或艺术表现时我们侧重的是“美感人格”。比如刘恺威和王鸥的事件,在现实里很多人讨论侧重的在于伦理人格批判。事件的真相不得而知的情况下,大家评价讨论的都是当事人的伦理人格。




前几天氧叔也写了阿娇,看到各种反响回应,大家和氧叔一样喜欢这个傻傻的美丽姑娘。在这里我们超纲讨论一下,有人说阿娇不自信是因为之前的那件事,首先以氧叔的立场,错的是那个把视屏放出来的人。再者,阿娇的不自信是早期的性格成因,事件只是雪上加霜而已。


(为她感到高兴)



这里氧叔想讨论的是,为什么这种两性新闻出现时,大家都很喜欢讨论女性的“伦理人格”?仔细回想一下,这种情况比比皆是,被打的女性是不是因为道德不好出轨该被打?是不是“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插上高速发展翅膀的我们,也许最需要的转变在于从思想上扭转,当遇到这种事时试着去思考“事实的客观真实性”,而不是通过怀疑揣测当事人的“伦理人格”。



 


美感人格。《泰坦尼克号》里杰克与rose的关系,如果用伦理人格来讨论的话,就失掉了戏剧原来的美感与乐趣。它们的经典就在于,爱情之于生命永恒话题的探讨,歌颂爱情的伟大与悲剧艺术美。

 



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原著译本和影视化的作品,氧叔都看过,因为真的很喜欢这个作者关于人性的戏剧性描写。看书时你能感受到这个女性对感情的懵懂、隐藏、喜悦、与得偿所愿如小鹿乱碰的欢喜。以及后面飞快跌落的不甘、痛苦与无奈。有些结局注定悲凉,但她还是决定一个人走到散场。




徐静蕾这版本的电影就很不错,明明相爱一夜,老管家都记得她,偏偏她极端爱慕的男作家,完全不记得她。戏剧冲突与各种荒诞,凸显的是爱情的很多侧面,凄苦婉转又意难平。

 



如果你用现实的伦理人格来看会是什么样呢?一个渣男与一个傻女人的故事。美感被抹杀殆尽,更不用说去体会作者的语言魅力了。

 



在这里也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关于“伦理人格”与“美感人格”的运用,出现非常戏剧化的运用与大众认知。《人间失格》太宰治的一部作品,在近几年颇受各种赞誉,里面有句话氧叔印象很深刻“胆小鬼连幸福都惧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




私以为这种略压抑的文学作品大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代压力巨大,每个人都有无处安放的情绪,虽然对人类极度恐惧,却还是想获得人类的爱。小栗旬要演男主诶,好期待。




里面有句传世名言“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真是直抵很多人的心底。对于这类“丧文化”文学作品大家的美感人格感悟就运用的非常灵敏,还是偏于感性的人其实更易亲近艺术呢?但是,氧叔认为,我们在美感人格的释放时,也要适当克制自己,深潭充满神秘感,但总有喘不过气那一天。




克罗齐这个美学理论在提出时其实是有一定缺陷的,因为他本身就是个唯心主义的新黑格尔派哲学家,但是这个理论里的部分信息也足够我们现实中运用。用在上面提到的现象中则是,很多人喜欢拿当代的三观道德标准去丈量文艺作品人物剧情的高低,本质上就是分不清伦理人格与美感人格。人本来就有很多面,如果所有事都需要用统一法则去衡量,那就是削足适履,扼杀很多可能性。同时,氧叔认为,文艺作品其实是人性最自由的一片天空,是一片很多人现实中无法达到却能精神畅游的可知但却不可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