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言说历史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言言说历史网 » 手机

新时代,就让文学回归生活



曾经若是有人问我有关于文学的定义或范畴之类的问题,我必定会立刻回答:是良心,是关于时代的救赎。但是如若让我去解释这二者的关系,却多少会感到力不从心。毕竟在每一个热爱文学,并对其持有狂热之心的青年心中,对文学的热爱多少会成为其个人信仰的一部分。而真正去感悟这层关系,却仍需长久地去探究自我的内心。

但是,这几年,我选择一种独立出文学范畴的态度,回过头来重新审视文学,当年的问题,如今也是可以说道一二了。

自古以来,文学便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非常大的命题了。它与思想不同,思想是被限定在了少部分人群之中的,但是文学却可以关乎万事万物,小到可以关乎个体生活,大到可以描述时代兴废、宇宙变迁。自该名词出现伊始,文学便具备了某些特定的含义,并保持着强大的生命力,绵延至今,即使遭遇再大的灾难,也从未断绝。

但是我想说的却是,文学,自人类文明出现已经存在,这不是一个文字的符号,而是文明的、是生活的象征!无论是欧美国家的人们对享乐资本的追求,还是东方国家对安居乐业这一准则的历史贯彻都能体现出文学。说得准确点,这里的人,已经具备了文学的心态。而这种文学心态的文字化,便是后来流传着的文学,最形象的例子便属唐诗宋词汉赋之流了,。可以说,中国古代的文学家就是具备这种文学的心态,然后将其继续发展,最后成就作品,直至流芳千古。可以说,一个人只有具备了文学的心态,才有发展个人文学的可能。



而这种文学的心态,说到底,还是人们对待生活本身的态度。

何为生活?生活就是人在活着的基础上创造出了一个可以不论外界条件的、专属于自我精神的空间。而文学的心态,则是保证人们可以到达或是回归那层时空的契机之一。

一个人只有真正的去热爱生活,品味生活,才可以感悟生活。这多少有了一点儒道的影子,但是其最终发展出来的文学的心态,会去反哺个体的生活本身,使人们具备了一种安然、淡然、坦然的心态。

而所谓的道德高低,便多少会关系到人们对待生活的态度,而这背后便是这安然、淡然、坦然、的心态,便使得文学多少平添了一层良心的意味。

既是良心,便会多少与时代相关。大家都知道,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国家,都曾遭遇过或轻或重的灾难或是思想困境。比如西方,无论是“垮掉的一代”,还是“迷惘的一代”,这背后都有文学救赎个体的影子。而我们中国,众所周知,无论是那动荡的十年,还是饥荒或是旱灾,虽然许多人过的是吃树皮、吃观音土的日子,但是因为保持一颗文学的心态,于是他们仍旧热爱生活,对未来有希望,而这些个体的救赎组成了时代的救赎。

众所周知,文学在历史上都曾遭遇过严格的站队问题,文学有了流派之分。但是我相信不论是某些人对文学本身持有的偏见,还是说对其有过严格的区别,都是对文学的狭隘化。但是文学的本质还是生活。只有人们对生活本身持着一种文学的心态,去认真,去热爱,去希望,那么文学便不会死亡。              

说到底啊,并非是我们自己选择的文学,而是文学本身就关乎我们的生活,从日常起居到生老病死,从个人小我到民族未来…..

在新传媒时代之下的文学,既然我们已经无法重新回归纸质化的过去,那便让文学回归生活本身。

 


帕格尼尼用一根弦就能扼杀你的思想,那我们用文字绷紧你的感情。

                         ——我的原点(旧钢笔文学社)


 

    ▼
更多精彩推荐,请关注我们
把时间交给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