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言说历史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言言说历史网 » 手机

艺术院 | 被盗者的价值

刻琢中感悟文化痕迹

磨玩间体会人性起伏


左右滑动查看图片

李旭作品


不认识李旭,不知这个人长短、高低、胖瘦,猜想应是个男的,应是个聪明的年轻人。为什么要认识李旭,因为看到了一件玉雕小件,觉不易,有惊嗟。


不易,为什么?因为看了朋友在微信圈上发了几张玉饰图片,粗看蛮有设计感的,长方形,立体中空,四边的图形抽象且应用着透雕工艺,简洁、工整而现代,尤觉不易,因为具有现代感的玉饰不少,但仔细看看就是这也不行哪也不对,似乎都能找得到它们的设计来处和大牌影子,模仿、借鉴和抄袭的元素太多;惊嗟,为什么?因为仔细再一看,这件玉饰不是简单的抽象连接,图形应是5、2数字的二次连续设计,与形制的中空部分,表现了5、2、0的设置元素,你可以想象,拿着这件产品旋转着会有元素的复制性存在,突觉惊嗟,因为传统玉雕必须表现出时代语言,否则很难生存,"520"的数字、抽象、简洁和时尚的现代元素,运用在具有琢刻性、记录性和恒久性的玉石上,来表达出“我爱你“的心声是十分匹配和十全十美的,而最易被90后、00后接受和消费的。


随后,通过这位朋友加上了李旭的微信,一看,“理玉”的微信号,就感觉到他的琢玉出身肯定不是传统授徒传艺的师徒方法,应是全科教育式的大专院校毕业的;二听,“北京科技大学”的背景,让人惊喜的感受到玉雕有了新的可能性了。其实,8000年的玉文化发展至今,从神玉、皇玉、贵族玉、文人玉到民俗玉,哪一次不是“当代”传承“古代”、“当代”融入“古代”和“当代”替代“右代”,品种、样式、工艺和需求、审美、价值,都应时代的不同而改变,并符合着每朝每代用玉者的需要。今天,中国已进入了互联网时代,用玉的对象成了13亿中意愿的任何人,玉的属性有了消费、把玩、收藏和资本市场的可能性,玉雕又一次遭遇了“当代”传承、融入和替代“古代”的历史关头。可是,不解、犹豫、彷徨、否定往往成了主流,成了障碍。


李旭进来了,带来了年龄、需求和市场的新鲜,带来了视点、设计和审美的不同,更带来了属于传统中国玉当代性的可能。前几天,与他微信知道,这件“我爱你”作品已经盗版满天下了,可怜吗?同样是被盗者的我,告诉你千万不要关注得失,先行者是需要刚强承担打击的,宽慰的是市场的接受是最大的价值;可恨吗?同样是受害者我,告诉盗版者千万不要用小农经济的思维,小看轻看玉雕了,与玉有缘的你或他应是前世有德的。


至今,还是不认识李旭,却会猜他是个理性、努力、现代的玉雕人,他的历史、科学、人文和哲学的思考,是感性的传统玉雕必需的新鲜养份。努力吧,李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