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言说历史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言言说历史网 » 言情

视频|陈渭良:立足阴阳辨证,遵循脾胃学说,不过度攻伐

▲广东省名中医陈渭良教授访谈。视频选自《大医精诚——岭南名中医系列视频》


名医介绍:陈渭良


陈渭良(1938年3月生),第一批广东省名中医。佛山市中医院原院长,骨伤科主任中医师,全国首批“中医骨伤名师”。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广州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华中医药学会骨伤科分会顾问、中华中医药学会外固定学会理事、中华全国中医学会佛山分会理事长、香港(中国)骨伤治脊学会荣誉会长。



学医经历

家族业医,耳濡目染,师从名医,临症苦学


“伤科黄水”是佛山市中医院的“镇院之宝”,对于不少骨科患者而言,它的效果可谓让人印象深刻。从研发制备,历经十几次改良,到家喻户晓的骨科“神药”,“伤科黄水”走过了40多个春秋,而这一切,都离不开中医骨伤泰斗——陈渭良。



上世纪四十年代,佛山习武成风,那时的佛山武馆里,大多有着自家的独门药方,为病人接骨疗伤。所谓“医武同源”,陈渭良正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与中医结下不解之缘。


陈渭良回忆:“我家族里面,很多个都是中医。‘诸药赋性,此类最寒。羚羊解乎心毒,犀角清乎肺肝’,我叔公就唱一句,我就讲一句。他平时叫我帮忙去整骨,敷山草药,包包伤口什么的。他还用一些晒干的草药做成粉给村民敷,不收钱的。”


为了让自己的医术更上一层楼,年近20岁的陈渭良决定带艺投师,经过重重考核,他最终被岭南骨伤科名家李广海收为入室弟子,从此在中医骨伤领域一路奋进。



陈渭良说:“好像建房屋一样,一建了第一层,第二层就高一点,第三层就更高一点,高楼大厦从地起,高就看你自个儿。学要训练,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什么都不懂,要问,要研,要读,他经常要求这样。最早那一两年,他考我、问我,不记得就打。”


骨伤科新局面

创造性总结提高传统骨伤理论,发展“正骨十四法”


白天跟着师父诊病,夜间勤读医典,练习正骨手法。陈渭良在师父身上学会了谦虚谨慎的治病态度,西学中用的诊疗思路。李广海的教导带给了陈渭良无尽的启发。



陈渭良说:“我感到正骨八法内容有局限,后来我就探索提高了正骨八法的内容。这样就解决了很多关节内的、关节外的、陈旧的、新鲜的骨折问题。在技巧上怎么苦练?吸收现代医学里的生理解剖、客观检查的X线、生物力学的原理综合慢慢研究。筋骨并用,不但是手练,你还要懂得指导病人怎么动,用哪些肌肉调节平衡,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不光是力,猛力是不行的,蛮力就更错了。”


陈渭良在传统骨伤科理论和方法的基础上运用现代医学解剖和生物力学的原理,创造性地对原李氏伤科正骨手法进行归纳和总结,形成具有代表意义的“正骨十四法”,该手法从理论上和实际操作上对中医闭合手法进行了全面、系统的总结,不仅简单易学,而且还可使大批四肢骨折患者免于手术的痛苦。


1964年,陈渭良在国内率先运用手法整复肱骨外髁翻转移位骨折获得成功。有些陈旧性肱骨外髁翻转移位骨折,过去被人视为是“手术的绝对适应证”,但由于骨折后组织增生、黏连,增加了闭合整复的困难。陈渭良在大量的临床实践中,通过手法推挤,将增生及黏连组织推开、松解,变陈旧骨折为新鲜骨折,然后按新鲜骨折方法处理,复位同样屡屡获得成功,开辟了闭合手法治疗关节内骨折之先河。



陈渭良说:“有个小孩子肱骨外髁骨折旋转错位,骨片比较大,跑到后面去了。原来治疗的规矩是要切开,将骨片反转过来,再塞到关节里去。家里人听了要开刀就怕了,我去看以后,麻药什么都不要,三个动作:第一,原来的往后的,往后旋平它,拿好平面,再往下轻轻拨一下,拨一下前臂要进去嘛,打开‘门’,将它按到‘门口’的时候,用肌腱屈伸,‘咔’的一声,就进去了,不是用猛力推进去的。”


中医正骨,运用巧劲,在不破坏正常组织的情况下,达到功能复位,具有创伤小、骨折愈合快、功能恢复好的优点。陈渭良的这一突破在最大程度上减少了骨折的后遗症。



陈渭良说:“我们学习外国的文献,发现他们随访患者5年后,病人都会出现这类的骨折远期效果遗留的后遗症,外形欠缺,叫鱼尾状改变,3年后这个骨头就往外形成鱼尾状改变,关节不稳。但是我们随访了50多例病人,鱼尾改变的很少很少。因为我们固定相对有生物力学的保障。”


治疗原则

立足阴阳辨证,遵循脾胃学说,不过度攻伐


传统中医骨伤理论认为,肝主筋、肾主骨。骨折病人的中、后期治疗的重点是补肝肾。但陈渭良对这一理论不是盲目继承,他在研究李东垣的“脾胃论”中受到了启发,并借鉴到中医骨伤科的辨证施治中。


无论外用内治的药物或疗法,陈渭良始终立足于阴阳辨证,遵循脾胃学说并贯穿整个诊疗过程。在痛症的诊治方面他着重从气、瘀、痰进行辨证,“久病为虚症,功伐勿太过”,他坚持对症施治,扶正祛邪,绝不过度攻伐。  



陈渭良提出骨折病人的中、后期治疗应以补脾胃为主,消化系统功能良好,病人的体质就增强,身体康复就快,因此在骨折病人中、后期的治疗中必须要以消化系统为主轴来组织治理。


陈渭良说:“脾胃论,东垣用法,对于小伤的病人,伤筋络、伤骨、伤气血,首先,伤气血是第一位。从外到内,伤了气血要怎么支撑它?所以脾胃是第一位重要的。能吃就胃气足,能生就靠培养,培养气血的过程中,莫过于脾胃责任最大。能吃能喝能睡,就保证病邪的驱除和身体的恢复。”


大医精诚

倡导“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博采众长


从小跟着叔父行医,拜师李广海,到成为佛山市中医院院长,再到如今年近八旬还坚持坐诊,陈渭良的行医经历仿佛是佛山中医行业发展的一个缩影。他推崇中医为主,中西医结合,带领一代又一代中医人砥砺前行,继往开来。


陈渭良的弟子张兆华说:“老师教我们,你们要从医,就要先学做人。我们做医生,一定要有一颗大医精诚的心,我们一定要用合理的方法和合理的治疗。我觉得在他身上感受得到(大医精诚的精神)。”


同为广东省名中医,钟广玲这样评价老师陈渭良的医术:“医院里面都赞誉他的手叫X光手,就是说他的手摸到的骨折,跟X光照出来是一模一样的,而且整复以后,也是复位非常完美。”


陈渭良的治学态度是既不固步自封,也不盲目推崇,更不重中贬西。他在临床工作中以中医为主,中西结合,无门户之见,博采众长,务求实事求是,精益求精。


几十年来,陈渭良关注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掌握学科发展的新动态,不管是姓“中”还是姓“西”,只要能提高专科临床疗效,他都积极引进,推广应用。



陈渭良认为:“我觉得做哪一行就要学好哪一行,钻研哪一行,提高这一行的内容。一开始学医不要想着以后要当一个很猛的医生,多么厉害。我觉得脑子里不要有这种想法,只有一条:治病救人,治病于人,责任之所在。现代医学倡导的理论,可以借鉴学习,有用于己的,拿来我用,但是本末不能倒置。所以大医精诚,做大医,要做一个好的医生,要学习、整理好的经验和方法,为我们人类服务,要有这种精神在里面。”


本文选自《大医精诚——岭南名中医系列视频》,更多精彩内容,敬请期待!


为弘扬大医精诚,记录传承中医名家风采和学术思想,广东省启动“大医精诚——岭南名中医影像工程”。中医大咖们结合临床实践谈热点健康问题,分享成才之路,学术观点等等,干货多多,精诚满满。


计划用3年时间拍摄300位名中医,第一季拍摄100位,视频将在广东中医药微信公众号首播,逢周一、周三推送。


“大医精诚”岭南名中医影像工程项目,由广东省中医药局监制,广东省中医药学会、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广东省中医药科技发展交流中心、广东省发展中医药事业基金会四家单位联合主办,由广东省各地级以上市卫生计生局(委)、省属中医院共同支持;由康美药业总冠名,并作为联合出品单位;由中国中药-广东一方制药、中山中智药业、四川新绿色药业协拍支持。


拍摄相关事宜与建议可通过以下方式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同微信):18026331605、15911051605;

工作组邮箱:lingnanmingyi@163.com





《大医精诚》岭南名中医系列视频 




逢周一、三推送,敬请关注


大·医·精·诚
记录传承中医名家风采和学术思想

点击图片

查看更多